<code id="4se6o"><xmp id="4se6o"><code id="4se6o"><menu id="4se6o"></menu></code>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optgroup id="4se6o"></optgroup><code id="4se6o"><xmp id="4se6o">
返回
頂部
久久摸久久做,嗯啊…邻居少妇呻吟浪荡,男人的j放进女人的屁股里面
<code id="4se6o"><xmp id="4se6o"><code id="4se6o"><menu id="4se6o"></menu></code>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optgroup id="4se6o"></optgroup><code id="4se6o"><xmp id="4se6o">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首頁 > 江蘇 > 正文
快快評丨“二舅的故事”,經不起苛責



在 " 二舅 " 的故事火爆全網之后(參閱 7 月 27 日快報社評《" 放過 " 二舅,不消費是最好的保護》),質疑的聲音也頻頻出現。有認為 " 二舅 " 年齡不對的,有認為故事的真實性經不起推敲的,有認為創作者不該主導 " 二舅 " 和外婆命運的,還有認為創作者消費苦難、歌頌苦難的??傊?,在一些批評家的視線里," 二舅 " 的故事突然地變異了。這種觀感和眾人潸然淚下的氛圍形成現實沖突。

任何敘事都有不足的地方,任何敘事都可以接受批評。這是毫無疑問的。因此,從創作者提供的內容里發現問題,善意提出,可以有。坦率地說,如果這個故事是編造而成,騙取了人們的同情心,那么自然該受到考問。但是,在并無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有必要急著 " 顛覆 " 一個故事,甚至污名化嗎?

視頻作品中的二舅,曾是村里的天才少年,卻因一次高燒打針而成了殘疾,他自學木工、領養被拋棄的孩子、66 歲還帶著 88 歲老母親出門做活 …… 二舅 66 年人生濃縮進 11 分鐘的視頻里,透過文學性的旁白與畫面,成為了爆款——出現在中國新聞 周刊報道中的這段話,體現了較強的 " 概括力 ",也基本說清了支撐 " 二舅的故事 " 真實性的力量之處。

這樣的故事,在鄉村視野中,不乏其例。很多在命運的沼澤里掙扎過、活出自我的 " 奇才 ",就在我們的身邊,展示著生命的堅韌。這樣的故事,自然道來就精彩紛呈,何須 " 主題先行 "" 二次創作 "?

那種 " 歌頌論 "" 消費論 ",顯然基于一種對作者創作意圖的想象。無論創作者是何 " 居心 ",這兩個論調都會像黏膠一樣不離不棄,教人有口難辯。

出于一個有著學識背景的外甥的觀察," 二舅 " 的形象鮮活了、立體了,也抽象了,這和在生活的碎片之間游走的 " 本真二舅 " 的確有所差異。因為總體上," 二舅的故事 " 是一個外甥眼里的 " 二舅的故事 ",這種觀察角度的游弋、評價體系的加持,都帶來了微妙的意象變化。這是無法回避的事實。但即便如此,我們也該承認," 二舅 " 作為一個被命運狠狠推倒過、憑借橫溢的才華又站了起來的人物形象,是立得住的。作者從親情、人性的角度,對這個樣本投以熾熱的愛,發出沉重的嘆息,這其間確實有不完美甚至 " 過譽 " 之處,特別是作者的識見亦有欠缺之處,但并不損害這個樣本的主體性,更不會就此扭曲了向昂揚的生命致敬的方向。他不過是在安安靜靜地講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安安靜靜地表達一份內斂的情感,何來 " 消費 "" 歌頌 "?事實上,對于二舅命運的顛沛,作者是暗自壓抑了許多認知的,在他眼里,二舅本該過上更好的生活。

二十多年前,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一篇題為《五叔五嬸》的長篇報道也催淚無數。本質上,五叔五嬸和二舅,是相通的。在都接到一把爛牌的前提下,他們 " 打牌 " 的方式不盡相同,但都表現出田野 " 生活家 " 所固有的搏斗、忍耐、相信的品質。

簡單的敘事應該歸于 " 簡單 "。" 解構 " 性質的批評,漸漸離開了客觀與理性,成為尖利的 " 找茬 ",令人不適。放棄故作深刻的觀察角度,對 " 二舅 " 式表達客觀一點、耐心一點、包容一點,這并非苛求。

現代快報評論員 戴之深

(編輯 張宇)


相關推薦
熱點
版權所有 江蘇現代快報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20 xdkb.net corperation. 蘇ICP備10080896號-6 廣告熱線:96060 本網法律顧問:江蘇曹駿律師事務所曹駿律師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