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se6o"><xmp id="4se6o"><code id="4se6o"><menu id="4se6o"></menu></code>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optgroup id="4se6o"></optgroup><code id="4se6o"><xmp id="4se6o">
返回
頂部
久久摸久久做,嗯啊…邻居少妇呻吟浪荡,男人的j放进女人的屁股里面
<code id="4se6o"><xmp id="4se6o"><code id="4se6o"><menu id="4se6o"></menu></code>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
<optgroup id="4se6o"></optgroup><optgroup id="4se6o"></optgroup><code id="4se6o"><xmp id="4se6o">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首頁 > 熱點 > 正文
環球深觀察丨20年的“美式反恐”緣何越反越恐

為紀念“9·11”事件20周年,美國從當地時間9月10日到12日舉行了為期三天的紀念活動。從官方到民間,今年的紀念活動比往年要隆重得多。

但在紀念逝者的同時,美國國內外輿論進行了更多的反思:過去20年,打著“反恐”旗號屢啟戰端、強行輸出所謂“民主”的美國不僅沒有消除恐怖主義,反而給眾多國家和人民帶去深重災難,美國自己也深陷由它一手制造的危機之中。



當地時間9月11日,美國紐約世貿中心舊址紀念廣場舉行紀念活動。(圖自視覺中國)

這個世界更安全了嗎

20年前的“9·11”事件拉開了美國所謂“全球反恐”的大幕。

美國布朗大學的研究顯示,20年來,美國在全球85個國家發起的戰爭和軍事行動造成多達92.9萬人死亡,至少3800萬人流離失所。這還只是“非常保守的估計”。而由此引發的大量侵犯人權暴行更是難以勝數。



美國布朗大學網站相關報告截圖

美國自身也損失慘重:超過7000名美軍人員以及超過8000名美軍雇員命喪阿富汗、伊拉克等異國他鄉,全部戰爭支出高達8萬億美元。

在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后,當今世界比20年前更安全了嗎?

當總臺記者在紐約世貿中心舊址向當地人和游客提出這個問題時,他們給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播放視頻畫中畫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當地時間10日也表示,目前全球恐怖主義問題仍不容樂觀。



古特雷斯:“我必須告訴你,鑒于在全球多個地區看到的局面,我非常擔心恐怖主義的蔓延,我們需要更團結一致的強大力量打擊恐怖主義?!?/p>

數字背后的千瘡百孔

事實也確實如此。

以阿富汗為例。20年前阿富汗境內的恐怖組織數量是個位數,如今卻激增到20多個?!盎亍苯M織、“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紛紛以阿富汗為依托不斷聚集發展,對全球和地區的和平與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另據不完全統計:

  • “9·11”事件發生后的2001年至2004年間,全球恐怖襲擊的年均發案數量為1416起,年均死亡5041人。

  • “9·11”事件發生十年后的2012年至2015年間,全球恐怖襲擊的年均發案數量大幅上升至13034起,年均死亡達29268人。

近幾年全球恐怖襲擊數量依然居高不下。僅2018年和2019年兩年間,全球就發生恐襲事件14474起,造成3萬余人死亡。2020年《全球恐怖主義指數》報告顯示,2010年至2019年,全球死于恐怖主義的人數是2000年至2009年的兩倍以上。非洲成為“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新的“大本營”。

恐怖主義的外溢效應還蔓延到了歐洲和美國本土。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的報告指出,2002年至2020年,美國共有107人死于所謂“圣戰”分子發動的襲擊;而美國本土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反政府民兵等極右翼恐怖分子的襲擊造成114人死亡,比“圣戰”分子制造的襲擊更致命。

報告由此得出結論:美國面臨的主要恐怖主義威脅來自國內。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官網報告截圖

盡管如此,美國政府過去幾年卻熱衷于出臺諸如“禁止伊斯蘭國家居民入境”等充滿歧視性的政策,使生活在美國的穆斯林群體承受了不相稱的巨大壓力。用紐約艾德菲大學社會工作學院教授瓦西巴·阿布拉斯的話說,“9·11”事件雖已過去20年,但美國穆斯林群體中的不安全感仍然存在。



瓦西巴·阿布拉斯:“當我們提到不安全感,很多時候就是對政府和領導人沒有信心。這些人每年都會做出很多反對種族歧視和偏見的承諾,但看看現在,老問題還在,針對非洲裔、墨西哥移民、亞裔都發生了什么,還不是和以前一樣!實際上,仇恨不但沒有消除,反而在加劇?!?/p>

“美式反恐”為何處處碰壁

有識之士指出,“美式反恐”處處碰壁有三個原因。

1.迷信武力

美國慣于用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卻不重視消除貧困、族群對立、極端化思想等容易滋生恐怖主義的因素。這種簡單粗暴的反恐方式只會產生新的矛盾。

2.奉行“雙標”

美國在反恐問題上奉行雙重標準,根據一己私利決定誰是恐怖分子、誰不是恐怖分子,還無端指責、抹黑他國反恐的正當舉措。

比如,敘利亞危機2011年爆發后,為了尋求推翻敘政府,口口聲聲為了“打擊極端組織”而出兵敘利亞的美國,卻與恐怖組織暗通款曲。



時任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我們在美國政府身上看到了雙重標準,而美國此舉為那些在敘領土上作惡多端的恐怖組織提供了肥沃的土壤?!?/p>

談到美國的“雙標”,《紐約時報》前中東首席記者克里斯·赫基斯形容得可謂一針見血:“如果你是為美國服務的暴徒,那沒事兒;如果你是為美國的對手服務的暴徒,那就不行?!?/p>

3.以反恐之名行干涉之實

很多阿富汗民眾在接受總臺報道員采訪時說,過去20年的經歷讓阿富汗人越來越深刻地明白,所謂“反恐”“民主”等口號只是美國入侵其他國家的幌子而已。


播放視頻畫中畫


伊朗政治分析人士胡什查什姆指出,美國只是打著“反恐”的旗號追求自身利益,為其推行霸權主義做掩飾。



胡什查什姆:“這就是美式霸權的體現,美國根本不關心其他國家,也不在乎聯合國,認為自己是凌駕于別人之上的,因此美國敢于霸凌、侵犯和掠奪其他國家人民。對美國而言,恐怖主義有好壞之分。所謂‘好’的恐怖主義服務于美國利益,所謂‘壞’的恐怖主義則有損美國利益?!?/p>

事實讓越來越多的人看清,高喊“反恐”的美國才是危害世界和平的最大亂源,是輸出動亂和制造動蕩的最大黑手。追求公平正義的世界潮流浩浩湯湯,以“反恐”之名、行霸權主義和單邊主義之實的“美式反恐”終將走向末路。

記者丨劉鵬

編輯丨楊楠

審核丨王堅

監制丨關娟娟


相關推薦
熱點
版權所有 江蘇現代快報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20 xdkb.net corperation. 蘇ICP備10080896號-6 廣告熱線:96060 本網法律顧問:江蘇曹駿律師事務所曹駿律師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